宇都宫紫苑百度云网盘
地区:成真
  类型:科幻
  时间:2022-05-29 22:50
剧情简介
。例如,在不同的人的笔迹呈现复杂多样性的情况下自动辨认字母b,除了书写形式的多样性之外,重要的是分辨出那种使某个形式具有或没有字母b的特质的结构。可以通过电子计算机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都知道电子计算机能够以惊人的速度作出逻辑判断;但是解决问题所必需的程序极其复杂。我们可以走另一条路,不需要用仪器计算也无须它作逻辑判断,这个仪器配有感知部件(几百个光电细胞),这些感知部件与处理部件相连(几百个放大器),这些处理部件又与一个能根据所接收的电流的总强度发出+或-信号的回答部件连在一起。“感知元”这个拼凑词的基本特点是初始的接合与调节范围都是偶然产生的:每个部件都与二十来个偶然选定的放大器相连,而这些放大器被一个放大率系数所调节。因此,这台离工厂的仪器什么都不会做,因为它是在没有图纸没有明确要求的情况下被制造出来的。某种程度上看,仪器的结构是偶然性的。但它有学习能力。对于这一点,我们用字母b来表示,我们修改了放大器的可调范围,直到发出一个信号+。经验表明在40次左右的试验之后,所得的答案的正确概率接近于100%。当然,认为我们的大脑功能与感知元或者同类机器的功能相似,这过于简单化也极不恰当.中枢神经系统网的复杂性与那种由几千个部件和导线组成的复杂仪器之间没有可比性。然而,这种类似并非没有意义。这些仪器的特点除了它们的偶然性构造之外,还有部件过多、重复的特点(这么多用于分辨字母b的导线和开关显得极不均衡);恰恰是这种重复性与偶然性的结合才赋予这些仪器一个基本能力,即学习的能力。中枢神经系统拥有数万亿的接触点,无疑十分过剩;这个神经系统很可能是根据一个带有部分偶然性的过程制造出来的,由于有了双倍数量的重复和巧合的部件,所以我们的神经系统也具有学习能力。另一方面,思考这些机器功能能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为什么不能回答下面这个常常提出的基本问题的原因:智力工具的特性中的先天部分与后天部分是什么?先天部分与后天部分我们重新回到我们的感知元上来:假设连接各部件的导线的质量很差,或者工人的焊接有缺陷,电流无法通过,机器就永远无法运作。因此,机器的性能取决于制造机器过程中的条件,也就是机器的“先天”部分。但是,我们也看到必须通过连续调节形成某种结构,使机器几乎肯定地辨认出某种形式——比方说,某个字母——无论这个字母有着多么千变万化的各式书写,而在此之前,这台机器什么都不会做。因此,机器的性能也取决于它的连续经验,也就是说它的“后天”部分。我们把机器换成大脑功能来解释也很清楚:我们的智力是以一种原始数据为基础并依赖学习而形成的;智力既是先天也是后天作用的产物。那么,自然而然地我们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先天部分是什么,后天的部分又是什么呢?我们在第2章曾读过加法设下的圈套,明了它是如何让我们的思维沿着这个方向自然而然地走入了死胡同。当我们有可能会发现如果质疑促使我们提问的动机,这个问题就不具任何含义时,那么思考这个问题的重要含义至关重要。我们回想一下那个基本结论:“部分”的概念只有在智力活动上的先天因素与后天因素具有可加性的条件下才有意义。如果这种可加性未经过检验,相互作用的结果必须被考虑在内。那么,分析相关参数(例如智商)的离散差不是包含有两个术语:起因于遗传因子的离散差和起因于环境因素的离散差,而是3个术语,除了前两个词语之外,还有一个补充术语,即起因于遗传因子与环境因素之间的相互作用的离散差。自然不会有人怀疑这种相互作用的存在:基因的作用依赖于环境,而环境的作用也取决于基因。先天与后天在创造一个特征方面的作用,可以与表达一个语句意义的语法与词汇的作用相比较。只有在我明白“猫”、“老鼠”和“吃”这些词语的意思,并且只有在我了解表示施动者的名词置于动词前,动作涉及的对象位于动词之后的语法规则的条件下,“猫吃老鼠”这句话才有意义。离开词语的语法规则是哑巴,离开语法规则的词语没有意义。谁会想衡量一个词语和另一些词语的相对重要性呢?同理,被隔离的基因是哑巴;无基因的环境起不了作用。总之,我们不应再提到“先天和后天”的问题。但是在我们所处的领域里,信条总是比逻辑具有无限大的威力;我们应该料想还会经常看到一些认为基因在智力决定论中占有一席之地的专断论断,关于这个一席之地,最常引用的数字为80%。如果只是一个简单的数字错误,那么对这样的论断提出论据相对容易一些;假设事实是基因在其中占30%或者90%,那么会就此达成一致的意见。然而这不是错误数字,它是一个荒谬的数字。假设一个人肯定地对我说,月球在离地球50万公里远的地方,我会说我认为他的数字是错误的,于是我们追根溯源,一致同意某本百科全书所指出的距离。但是,如果他声称月球距离地球1万吨远,那么我无法举出另一个数字来强调自己不同意他的说法。问题不再是数字的不确切性,而是数字的无意义性。经验遗憾地证明与无意义作斗争要比与一个错误作斗争困难得多。第五章 生物学与教育,智力及其媒介和发展智力、智力的测定和智力的遗传性我们曾在第4章提到过,心理学家在本学科引入了数字所带来的科学性的表象,他们努力地用不同尺度的标准解释智能,并用一个不恰当地命名为“智商”的参数加以综合概括。弗朗索瓦·雅各布弗朗索瓦·雅各布(Franois Jacob),《性别特征与人类的多样性》,《世界报》,1979年2月9日。曾说过,科学家做的最令人吃惊的一件事,是把一个像智力这样的多方面特性简化为一个唯一的测定值。日常用语中的“智力”一词具有不同的含义。罗贝尔词典用了好几页文字来解释该词,它有着诸如洞察力、判断力、思考能力、创造性、敏锐性等不同的能力,这些能力因每个人对智力的理解的不同而有所变化。因此,在继续研究之前,我们有必要谨慎一些。这个参数的危险之一是用一个数字描述它的同时企图把它视为数字并把它运用在不同的算术运算中,而且这些运算常常没有任何意义。当然了,我们常常使用其他的一些意义含混的数,如温度,但是我们在学习它们的定义的同时就学到了使用它们的方法。例如,我们知道温度30℃和50℃的平均值只有在考虑到两个接触的物体的特定质量和热量时才有意义。数字30和50的平均数本身没有任何含义,而把100克温度为30℃的水和200克温度为50℃的水混合在一起所得的温度(其中,热量用σh代表)则是一个完全确定的数,可以通过下面的公式计算出来: t=(100×30)+(200×50×σh)(100)+(200×σh)一个数只有在假设它有确定的意义时,换言之,如果这个数在度量一个与我们周围世界的确定特性相关的参数,才能用于恰当的算术运算。温度正是如此,但是什么公式能有效地使用智商呢?即使两个智商的平均值不可能有意义,我们还是自问用一个数来表示智商是否合理。经过一些极其微妙但又必定为随机性的过程,有人创造出计算一个称为智商的数的方法。除了那些被观测的特征,亦即在某些实验中具体化的性能外,这个数无法测定任何其他特性。其唯一价值来自于它与个体的其他被测参数之间的关联,并且凭经验证明了这种关联。比奈的最初目标是估算学校教育失败的风险,因此他设计了一些实验并研究实验所得分数,以便得出一个可能与学校教育的成功最有关联的数字(而且他那时没有使用“智商”一词,这个词是后来才出现的)。因此,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说这个测定值是表明学校教育成功的潜在性的一个指数。为了把这个意义扩展到智力上,必须假定学校成绩代表智力,这并不荒谬,但是却极大地缩减了这个词的含义。最诚实的态度似乎是承认除了智商外,我们有一个数,我们不知道它测定什么对象,甚至不知道这个对象是否是可确定的,但是我们可以凭经验证明它与学习教育的成功有关,因此,在我们的社会,它与社会成功有关联。我们几乎是处于观察瓶子里的青蛙的观察者的位置,他不知道为什么青蛙爬上或爬下梯子,但是他能观察到青蛙在梯子上休息的位置越高,明天就越可能有个好天气。为了达到某个目标,就必须为计算智商付出努力:这个智商将用于某些决策。因此我们显然得谨慎小心,而这一点少有人提及;既然与一个测定值有关,那么首先应当研究这个数值的稳定性和准确性。奇怪的是,心理学家们很少研究这种准确性。我们以达格达格(P.Dague),《智力的测定值》,巴黎MURS研讨会,1977年。提出并由卡利耶卡利耶(M.Carlier),《更好地使用智商概念》,摘自《智力是遗传性的吗?》,法国社会出版社,巴黎,1981年。确认的数字为例:根据他们的观点,智商高于85,离散差的幅度为“95%”±10;智商低于85,离散差的幅度则为“95%”±5。换言之,宣布“这个孩子的智商等于108”意味着“对这个孩子所做的智商测验的结果有95%的可能性是介于98和118之间,得到一个该区间之外的结果的可能性是5%”。某些心理学家认为这几位作者过于悲观了,他们假定这个离散差的幅度为±7。这种智商的不准确范围的不准确本身就揭示了相关对象的模糊性。事实上,我们可以精确地确定一个测量质量或长度的“置信区间”,因为的确存在一个真正的未知质量或长度,我们试图将之定位于两个限值之间;相反地,不存在什么与我们所做的测定无关的“真正的智商”。无论如何,我们要记得对智商的说明必须始终伴随着对它的准确性的说明。医生的职业道德守则禁止他们的某些行为或某些不谨慎的言语;但愿能禁止对父母说:“您孩子的智商是97!”因为我们唯一有权肯定的是:“您孩子的智商介于87到107(或者90到104)之间的可能性是95%!”至于智商的稳定性比它的准确性更不为人了解,一个在我看来信息特别丰富的结论是全国人口研究所多年来针对学龄儿童的智力水平所做的调查。这些调查突出强调了移民儿童的整体智力水平在4年间平均增加10个百分点。无论这些儿童原籍属于哪个国家,在所有研究对象身上所观察到的这种总体变化是个体变化的结果,其中某些儿童的变化更是快得多。我们将在下文介绍全国保健和医学研究所就被收养孩子所做的调查,调查结果同样说明儿童智商的变化是多么依赖于他所生活的环境。重点是强调智商不像血型或性别那样是一个依附于个体的特性。它是一个相当不准确的测定值,它与智力态度的目前状况相一致。我们尤其要避免把智商看作一个可以贴在每个人身上并标明其最终命运的标签。不过,既然智商是个数字,研究人员做了许多研究工作来计算所谓的智商的“遗传性”。这个具有科学风范的词语是最能歪曲心理学家与遗传学家之间对话的一个词语;这个变色龙词语随着研究内容的不同而改变着它的意思,事实上,它对应于下面3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1.亲子相似性; 2.性状总方差的比例可归因于全部基因的整体作用; 3.这个总方差的比例可归因于基因个体的作用。可惜,第二和第三种遗传性只有凭借一些全然不现实的假设才能确定;正如我们在前面看到的,由于缺少这些假设,方差分析变得没有意义。至于第一种遗传性,它只测定一种关联,根本不能确切说明相关的机制。常常可以用一些复杂的方法来确定这三种遗传性;总是可以进行一些必要的计算,但是最终结果表明它们的困难和准确性都没有意义,而假设的不现实性也不可能确定所估算的参数的意思。我们在前文提到过的法国儿童精神病学家的著作又再一次地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极特殊的情况,一个因混淆了“遗传性”词语的3个概念而造成误解的情况。他的作品对于那些寻找错误例子以避免犯错误的教授来说极为宝贵;这些作品里充斥着易于吸引学生们注意力的极端情况。他认为,“遗传影响在智力中大约占80%,而剩下的环境因素则占20%”德布雷-利藏(P. Debray-Ritzen),《致小学生家长们的公开信》,巴黎阿尔班·米歇尔出版社,1978年。:我们不得不坦率地指出,这个推论完全建立在把基因与环境对智力的作用相加的基础上,任何一个明智的人都不会支持这个论点。第五章 生物学与教育,智力及其媒介和发展基因与智力缺陷如我们所做的那样,强调区分一个像智力这样复杂的性状中先天部分的不可能性,决不是意味着必须否定遗传因子的作用。很显然,智力活动必需的所有器官都受基因的支配,无论是个体发育过程中器官的形成还是对它们的维持和调节,都是如此。因此,显而易见,它们的功能是“遗传性的”。但是在一篇科学研究中,这个目标就显得过于模糊,我们曾在第4章长时间地强调这个困难。假设我们能够观察到个体基因型中某些基因的出现与一个性状的各种不同形态之间存在着联系,我们和遗传学家一样都会承认这个性状是“遗传性的”。因此,猕抗原系统就是“遗传性的”,因为它的“阴性”性状受某种由字母r所代表的双倍数量的基因的支配。很显然,这样一个定义说明智力本身不是“遗传性的”,尽管它的表现形态多种多样;我们至多能希望确切地说明某些与智力相关的特征的遗传机制。精神幼稚症的某些表现形式正是如此。例如,我们知道苯丙酮酸尿或黑蒙痴呆(尤其犹太人的某些群体常患的家族黑蒙性痴愚症家族黑蒙性痴愚是一种罕见的遗传性疾病,常常造成患儿失明,严重者会导致死亡。——译注)是由于某种基因的双倍数的存在:这些疾病就像孟德尔研究的豌豆叶子的绿色一样世代遗传。这些基因的活动如此活跃,大脑遭到破坏或失去其功能;智商因而被这些基因的存在所更改。但是,应该注意到那些已经过确定的基因对智力的影响都是一种负面影响,有一些基因导致精神幼稚症,我们不知道是否有智力基因。我们甚至可以尝试去点数这些不利的负面基因,或者更确切地说,点数那些基因所处的位点(一个位点就是支配某个性状的基因所占据的一部分染色体,因而位点就是遗传单位)。为此,我们观察到父母亲的结合对其子女的智商的影响。比如,当父母亲是堂表亲关系时,孩子可能会从双方接收到的不是两个不同的基因,而是最初由他们的祖父母所有的同一个基因的两份拷贝,所以孩子必定是同型结合体。这个情况的概率被称为孩子的“近交系数”。大多数的观察结果表明血亲子的智商都稍稍低于血缘不同的儿童的智商。至于双亲为堂表血缘关系的儿童,根据美国科学家舒尔(Schull)与尼尔(Neel)在日本所做的一个研究,其差距可能至少为4个百分点,而根据斯拉提斯(Slatis)在美国的研究,差距为2.5个百分点。我们必须谨慎地使用这样的结论,因为很难将“血亲关系”的事实孤立于其他如家族的社会经济地位等相关事实之外,具有堂表血亲关系的夫妻大概不会是所有夫妻的典型代表,而且我们从未确信能够完全排除这种偏差。因此必须谨慎地解释所观测到的减少2.5或4个百分点的现象(我们要注意到这个数字很小,无须让那些血亲夫妻过于担忧他们的孩子)。如果这种现象真的与遗传影响一致,那么可以从中得出两个结论。首先,这些结果倾向于表明存在着大量的某一类位点,对智商有不利影响的隐性基因就位于这些位点上。通过一些应加以强调其投机性甚至相当的不现实性的论证,毛顿毛顿(N.Morton),《近亲结婚对智商和智力迟缓的影响》,登载于《全国科学学会学报》第8期,1978年8月。估算出这些位点的数目超过“300”。在对这个结论持保留态度的同时,我们应注意到它与一种观点相一致,一种认为大脑功能可能会受到许多新陈代谢疾病的影响,这些疾病就是某些基因作用的结果。此外,问题不一定在于那些直接影响中枢神经系统的基因,我们的有机体是一个有着复杂的相互依赖关系的完整机体,类似于智力活动这样的活动必定会受到来自各个方面的影响。但是,观察结果强调的一个最重要的事实,是同型结合对智商的不利影响,同型结合就是指出现于该位点上的两个基因的结构相同。不利基因也好,基因的单调性也好,都不一定会降低智商水平。所以,形容词“有利的”或“不利的”也不应再用来形容某些基因,而是用于形容某些基因组合。这个事实完全打乱了那些认为有必要执行优生政策的观点。在达尔文发表了《物种的起源》10年后的1869年,高尔顿高尔顿(Galton,1822~1911),英国心理学家和生理学家。——译注出版了闻名遐迩的著作《遗传基因》,自加尔东和他的理论之后,我们轻易地就承认某些人类后代比其他人的智力更高;用遗传学术语解释这个事实,我们从中得出结论:某些家族有着更好的基因,这些基因的普及有益于我们人类的发展。如果那些智力差的家族的生育能力一直持续高于智力优的家族,那么必须留心智力衰退对我们的威胁,曾经有多少本书和多少篇文章这样提醒过我们啊!正是本着这种思想,1924年的美国移民法限制某几类人进入美国。心理学家布雷格姆(Brigham)就是负责起草这个法案的委员会的顾问,他宣布了“黑人、一些阿尔卑斯人种和地中海人种所造成的智力衰退”,并极力鼓吹制定一项以“科学”为依据的限制政策。一旦承认“能力”并非与某种基因的存在有关,而是与不同基因的存在有关,所有这些推论就全都失去了它们的根据。想想我们在博斯博斯,巴黎盆地,机械化生产小麦的盆地。——译注或布里布里,法国塞纳河和马恩河之间的地区名。——译注见到的茁壮生长的玉米,这些玉米的茁壮不是因为它们有某个基因a或者某种基因b,而是因为它们在许多位点上都同时有着基因a和b,即异型合子 (ab)。所谓的同型合子 (aa)或(bb)同样不如前者的生命力旺盛,因此“基因a比基因b好吗?”的问题没有意义。质量不取决于基因的性质,而是取决于基因的多样性。如果“玉米”群体被一个同时要求种族改良和种族纯净的暴君所统治,那么最坏的灾难是可以预期的,因为这是两个互相对立的目标。根据这种观点,任何以提高一个群体的智力为前提的优生学测定至多只是一种蠢话。但是,几乎没有哪些针对大众的作品不提一提建立在这些假想基础上的思考:某些杂志刊登的文章颂扬加利福尼亚商人的首创性,他创建了一个由诺贝尔奖获得者提供精子的精子银行!
21939723次播放
62229人已点赞
15092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小爱的尾巴
为戒烟写字
落花月西
最新评论(888+)

黄保生

发表于82分钟前

回复 木此小幺 : 本年,被评为京剧“四大名旦”之首。”


剑御无痕

发表于17小时前

回复 岳经: 这部《宇都宫紫苑百度云网盘》不断越境的“不倒翁”


竹随风

发表于79小时前

回复 乔尔克劳福德 : 总统在非洲的时候,副总统切尼通知国会,军队部署的开支将是在入侵前国会立法者们听到的数字的两倍,在未来的9个月,每月39亿美元,这份账单将因为时间不确定而不断延续下去。这还只是基本服务的开支。国家的赤字将通过削减健康、就业以及教育方面的开支以及赖斯宣称非常关心的毕业后项目弥补。在非洲之行前的一周,总统支持了一项法案,给予当局挪用“聪明大脑”这个联邦项目旨在帮助贫困学生项目资金的权力。而该项目1961年在亚拉巴马州开始实施时的第一位协调人就是康多莉萨的父亲,小约翰·威斯利·赖斯。。

猜你喜欢
宇都宫紫苑百度云网盘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宇都宫紫苑百度云网盘 宇都宫紫苑百度云网盘 宇都宫紫苑百度云网盘 宇都宫紫苑百度云网盘 宇都宫紫苑百度云网盘